基层医疗≠低水平医疗!政协委员问诊分级诊疗和多点执业

发布时间:2019-05-23 15:53:55

  (健康时报网端部记者 步雯) “目前,我国分级诊疗制度的构建和推进,还存在诸多问题和难题。即便在业界,也有不少人认为基层医疗就是低水平的医疗,这是不科学的。初级医疗服务并不等于低水平的医疗服务,这是亟待纠正的观点。”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医院协会副会长方来英强调。

  

  近日,在由人民政协报健康周刊、人民政协报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联合主办的“落实分级诊疗与多点执业”研讨会上,多位全国政协委员表示,我国分级诊疗和多点执业还有很多难题亟待解决。

  

  粤菜大厨做不出北京小吃的味儿

  

  分级诊疗需各级医疗机构“术业有专攻”

  

  “举例来说,疙瘩汤是北京菜系一道特别平常的菜,但让粤菜大厨来做就勉为其难。可能,五星级酒店的粤菜厨师做出来的疙瘩汤,还不如北京一家小餐馆的厨师做出来的更合我们胃口。这就说明术业有专攻。同样的道理,分级诊疗需要达到的结果,并不是区分不同层级的优劣,而是根据不同定位,各级医疗机构都各有优势和特色。”方来英举例说明。

  

  基层医疗≠低水平医疗!政协委员问诊分级诊疗和多点执业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医院协会副会长方来英

  

  “确实如此,合理的分级诊疗制度,是在每个层级都应有高质量的医疗机构,就如同大学、中学、小学仅是定位不同一样。目前来说,推进分级诊疗制度的关键在基层医疗机构‘提质’上下功夫。”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丰台方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吴浩对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难点也深有体会。他也表示,如果将分级诊疗制度的分级定位为上下级,这种制度就很难真正实现。

  

  “只有基层医疗机构能够满足基层百姓大部分的医疗服务需要,分级诊疗的‘底儿’才能兜住。现在很多老百姓不愿意到基层看病,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担心基层医院看不好病,甚至误诊误治延误了病情。”吴浩介绍,方庄社区为提升服务能力所探索的经验,是利用人工智能赋能中心的全科医生,并构建智慧化的社区卫生服务体系,让老百姓在就医的过程中拥有获得满和满足感。

  

  基层医疗≠低水平医疗!政协委员问诊分级诊疗和多点执业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丰台方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吴浩

  

  “其实分级诊疗并不是一个新生事物,但因为医保支付体系不完整、优质医疗资源的可及性不够、信息化建设和共享的程度不强等因素,我国要建设成完善的分级诊疗制度,可能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国家卫生健康委卫生发展健康研究中心研究室主任苗艳青表示。

  

  多点执业依然面临着弹簧门、玻璃门

  

  医生多点执业需要“合理合法”的出口

  

  要合理配置医疗资源,除构建分级诊疗制度,落实医生多点执业也是一条重要路径。早在2015年,落实医生多点执业就被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

  

  “但总的来说,几年时间过去了,医生多点执业依然面临着弹簧门、玻璃门,并没有实质上的推进。”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心内科主任霍勇遗憾地表示。

  

  全国政协委员、阜外医院心律失常诊治中心主任张澍表示,因目前医生多点执业还面临着诸多利益上和管理上的冲突,主动调动和发挥公立医院参与多点执业的积极性,或许是一种不错的探索。张澍委员所在的阜外医院也已经做出了实践。作为国家心血管病中心,近几年阜外医院通过省部共建,建设了几个心血管病区域性医疗中心,如云南阜外医院、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阜外深圳医院等。

  

  霍勇委员建议,长远来看,多点执业的设计一定是在有效的分级诊疗体系中实现。“关于医生多点执业,国际上有很多平台式医院,比如美国有很多医生集团平台,医生可在一个平台上寻找适合自己的专业开展多点执业。在我国,医生集团平台还处于初步探索阶段。但事实上,只有医生的相当一部分收入,在社会服务或者是在商业模式下市场化的机制中得到回报,多点执业才能成为可能。”霍勇表示。

  

  基层医疗≠低水平医疗!政协委员问诊分级诊疗和多点执业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心内科主任霍勇

  

  “实际上,医生多点执业,也是实现医疗资源均质化的重要路径,而医疗均质化是分级诊疗制度的重要保障。”全国政协委员、首都医科大学北京宣武医院神经外科首席专家凌锋表示,最近两年,她作为中国医师协会志愿医师分会会长,多次带队中国志愿医生赴全国各地的国家级贫困县,开展医疗技术扶贫行动,“这些行动也都涉及到医生的多点执业”。

  

  基层医疗≠低水平医疗!政协委员问诊分级诊疗和多点执业

  

  全国政协委员、首都医科大学北京宣武医院神经外科首席专家凌锋

  

  “医疗是需要法律许可的。目前我国医生‘单位人’的身份,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志愿医生帮扶行动的开展。所以建议国家主管部门出台法律条文细则,明确医生可以多点执业范围和时间等,让医生成为全社会的资源,以改变目前医生多点执业‘叫好不叫座’的现状。”凌锋呼吁。

  

  方来英建议,改革医疗责任险和医院现有的用人制度,实现医生的执业资质和注册地点可分离,让医生多点执业拥有“合理合法”的出口,这样将会有更多百姓享受到优质医疗服务。

  

  (转载:健康时报网)


上一篇中国致力提升基层医疗机构服务能力 多个项目开启助分级诊疗全覆盖下一篇没有了